尼禄.克劳狄乌斯

占tag致歉,这里是欧利蒂丝客栈,希望过往的各位能喜欢这里【wink】

神眷安的愿望已经实现了。

预谋

前言

“你要我去刺杀那个军官?不知多少钱能值得我去亲自刺杀。”

这是一篇军营abo,主要cp:“杰克”【金纹大触】(看起来十分像o的a)信息素:红酒味x奈布.萨贝达【思明】(看起来十分像a的o)信息素:火药味,副cp:“杰克”【理发师】A信息素:血腥玛丽X奈布.萨贝达【弹簧手】O信息素:水果糖,“杰克”【白纹大触】AX奈布.萨贝达【刺客披风】,“杰克”【忘川渡人】AX奈布.萨贝达O【缚咒法老】,伊索.卡尔【初始时装】AX约瑟夫.德拉索恩斯【初始时装】,雷者勿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雇佣兵的别墅)

“二哥,二哥!”弹簧手突然冲进了刺客披风的房间,着实将刺客吓了一跳,“怎么了,风风火火地?”刺客走到弹簧手身边问道,“我在门口捡到了个信,好像是新的委托,唔,二哥,打开看看?”“嗯。”

细细看过后,刺客皱了皱眉头,“这个雇主并没有注明要去干什么,却点名道姓要思明去完成任务......小弹簧你先出去吧,顺便把思明叫过来。”“喔,好,对了,二哥,我刚才捡了个人回来。”刺客瞪大眼睛,“是谁,人在哪,带我去见他!”

来到弹簧手的房间,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身材十分高挑的男人躺在弹簧手的床边,尽管那个男人浑身是血,但是他的面具和礼帽却是一尘不染。

“二哥?”弹簧手十分担忧地护在那个男子面前,刺客眯了眯眼,说:“既然愿意,那就由你照顾他吧。”“二哥你愿意留他在家了?谢谢二哥,我这就去叫思明。”弹簧手欣喜若狂。刺客红了脸,扭过头去,小声道:“才没有,只是为了让你开心罢了,毕竟......很久没见你这么开心地对我笑了,唉。”

一会儿......

“二哥,有什么事么?”思明来到刺客的房间,看着刺客手中的纸张,猜出了些什么,一般的无危险的任务会交给自己,而重大的任务,例如刺杀之类的刺客会亲自前去,这次,似乎又有什么重大任务刺客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,才会把自己叫过来提前安排兄弟们的生活吧。但是接下来刺客的话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。

“思明,这个任务是给你的,虽然还不知道具体是什么。”刺客再次看了一眼纸张,确认无误后抬头说道,“什......”刺客将手中的纸张递过去,说:“诺,这是地点和接头时间,准备准备吧,思明,就把这次的任务当做是你的蜕变吧。”思明接过了纸张,看了看,说:“真的么,谢谢二哥!”“去吧,对了,思明,这几天是你的发情期?”刺客想了想,问道,“嗯,怎么了,二哥?”“呼,去黑市买些抑制剂备用吧。”“嗯,好的我知道了二哥,我会准备的!”

(莱利咖啡馆)

“这里便是接头地点吧,唔,是个咖啡馆,第十一桌,十一桌,十一桌......”思明慢慢的向前走着,“请问是思明先生吗?”一个穿着西装,身材高挺的男子看见思明走了过来,压低声音问道。“是的,您就是雇主吧?”思明听到有人在叫他,于是转过身去,看见一位男子看着他问道。“是,我是,思明先生您请坐,我想我有件事情需要您的帮忙。”男子要了两杯咖啡,将一杯咖啡递到思明那边后说,“是什么?”思明抿了口咖啡,问道,“刺杀军官。”那个男子眯起眼睛,看着思明的面部表情,“你要我去刺杀军官?不知何人值得我亲自去刺杀。”还未等思明将话说完,那个男子推来一张照片,照片上的男子可以从他肩膀的衔徽知晓他的身份,是一位上将。

“我需要你去刺杀他,他叫杰克,人称【金纹大触】。”那个男子突然恶狠狠地说道,“【金纹大触】么,手臂是流体吧?”思明思考了一会后,说道,“是的,不知您是否愿意接下?”还未等男子说完,思明便回答了他。“那好,这单我接了,不过,刺杀他要费很大力气啊~流臂可是会变成各类武器的,我尊敬的先生”思明眯了眯眼,笑着说道。“思明先生您放心,只要您能刺杀掉他,我出双倍佣金。”男子下了勇气,对着思明许下了这个诺言,“好,您放心,我一定会的,赌上雇佣兵的尊严,我也会去完成它。”“那我便等着静候佳音了,再见”“再见”两人握过手后,各走各路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金纹:为什么我这次没有出场QAQ

忘川,法老,白纹,理发师,初始约,初始卡尔:我们也没......

我:还早着呢,理发师,你就别进去闹了,下次让你见弹簧手!

理发师:好嘞!

在下一章,我会向大家介绍我笔下的杰佣夫夫和殓摄夫夫的性格。

(这是个突然的小脑洞,虽然有些简短,但希望看过的各位点个红心再走呗?刺客突然那么暴躁是害怕小弹簧捡回黑道上对他们不利的人,同时也害怕是白纹大触,过几章会有福利的【并不】


错乱

接上一次的绯音。

娘化的吉尔伽美什叫娘闪,原来的叫吉尔伽美什,caster的叫基伽美修。

正文开始。

“真是无聊啊,另一个世界的我!”吉尔伽美什(Archer——男性)走了过来,不悦地说道,看了眼躺在恩奇都怀里的娘化了的自己,皱了皱眉头,“哈啊,那么被我丢在那个世界玩的开心吗,我?”娘闪打了个哈欠,一脸愉悦地看向了原本的自己。

就在两只闪闪开始互怼时,咕哒夫抱着两只幼吉尔跑了过来,“不好了,王......”“杂修!”“杂修!”“啊,王,对不起!”咕哒夫鞠躬道。娘闪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“嘛,看在本王心情好的份上,说吧。”咕哒夫将两只幼闪闪抱起来说:“幼吉尔也变成两个了,王!”

两个成年的吉尔伽美什互相看了看,说:“要不要去caster那看看?”语毕,两人便向caster——基伽美修的房间方向走去,“杂修,还不快跟上!”吉尔伽美什暴喝道,“啊,是,王!”

来到基伽美修的房间,两个成年吉尔伽美什表示受不了,娘化的基伽美修坐在基伽美修对面,一边阅着公文一边给基伽美修喂水果,看见两个成年吉尔伽美什站在门口,笑了笑,道:“进来啊,站在那里干什么?”

前一秒还在互怼的娘闪和吉尔伽美什不知在何时达成了默契,将身后的咕哒夫推了进去,然后抱起幼吉尔向远方跑去。(据娘闪和吉尔伽美什事后回忆道,是不愿意和基伽美修讨论乌鲁克应该如何管理才跑的那样快的)

跑了一会,娘闪将怀里的幼吉尔放在地上,让他们自己去玩,自己则是原地转悠。

“呼——哟~吉尔伽美什!”库.丘林(lanter)向漫无目的地闲逛的娘闪叫道,“嗯?”娘闪抬了抬头,眯着眼睛看着库.丘林。

“几天不见,你怎么变成女的了?”,娘闪嘴角抽了抽,一个拳头打在库.丘林的肚子上,“本王是本王,他是他,别混淆啊,狗~”,库.丘林戏谑的抬起头,笑了笑,道:“怎么可能会呢,女王陛下~”,然后突然出现在娘闪身后,一个手刀劈了上去,“什......”娘闪表示她很生气,但是两眼一黑,便倒在了地上。

库.丘林整了整头发,说:“真是太难对付了,为什么我要替caster的老子绑娘闪啊,不过,任务也算是完成了。”说完,扛起娘闪,向caster——库.丘林的房间走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作者有话说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个应该会有后续吧,还希望喜欢我这篇文章的看官给点个小红心❤

各位大佬康康我!!!

求加好友,我24级,不要在乎我的微博名字

绯音

灵感来自于一个fgo语c,我是娘闪,事件为真。

那么,开始正文!


最近迦勒底出现了混乱,从者灵基记录有误,众多英灵失踪,就连那位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王也不例外,但是就这样,藤丸立香还是要带着恩奇都去修复人理。

一天,恩奇都刚从卡美罗圆桌回来,就听见了一阵哈哈哈的声音,像极了自己的挚友,出于好奇,恩奇都回头看了一眼,却看见一个金发美人在追阿尔托莉雅saber  lily,追谁不重要,那个金发美人身上的神纹,眼睛的颜色都与英雄王相似,但是,那个金发美人是金长直,而且,她的胸可以和阿尔托莉雅lancer,阿尔托莉雅lancer   alter相比。

在那个金发美人跑到恩奇都所站的地方后,好心放走了lily,踮起脚尖,开口:“啊,我说,挚友,愣着干嘛?”恩奇都的眼睛差点变成紫色,恢复神智后,说:“请问你是?”金发美人皱了皱眉头,“哈?连我都敢忘记,那么,听好了,我正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王,吉尔伽美什!”恩奇都愣了愣,瞬间变成金古。

“喂,冒充那个讨厌的家伙也要冒充得像一些啊!”金古抬手,抓起一缕金色头发,在手中把玩着,吉尔伽美什看了看那只作祟的手,笑了,“那就看看是不是真的喽。”吉尔伽美什抬起手臂,将金古一把揽下来,抬头吻住了他,金古愣了愣,眼眸又换回了绿色,揽住了吉尔伽美什的细腰,吉尔伽美什十分好抱,女性的她上半身只穿了一件能挡住胸部的衣服,下半身则是原来的盔甲,换回来的恩奇都笑了笑,加深了这个吻。

一吻结束。

“哈啊,哈啊......”吉尔伽美什眼里闪着泪光,她实在没想到,自己调戏不成反被调戏,恩奇都舔了舔嘴唇,心想:是挚友的味道,可是......恩奇都看了看怀中不停喘气的吉尔伽美什,只好动手实践,恩奇都抱起挚友看了看,嗯,比之前矮了5cm,腰好细......

这时,伊什塔尔驾着天舟路过,“诶呀诶呀,金皮卡,怎么样,女性的身体还适应吗?”吉尔伽美什打开了王财,挑了几件自己认为不珍贵的,但在伊什塔尔眼中却是珍宝的宝石丢给伊什塔尔,“没想到有的时候你还挺靠谱的。”“那是,我可是掌管金星的女神啊!那么,再见,金皮卡。”

“啊,御主,回来了。”藤丸立香点了点头,“嗯,不过,恩奇都,你怀里的是?”“啊,是我失踪已归的挚友啊。”“这,这是那个失踪了2周01天的吉尔伽美什?!!!”拉美西斯二世表示十分惊讶。

岩窟王和黑贞德走了过来,一时没忍住,“氪哈哈哈哈哈.....”“哈哈哈哈哈哈......”拉美西斯二世也来了兴致,“哈哈,哈哈哈哈哈......大家氪大家氪!”就连吉尔伽美什自己也......“哼哼,呼哈哈哈哈哈哈......”

恩奇都抱起比自己矮了5cm的挚友,向吉尔伽美什的房间跑去,藤丸立香抱走了伯爵,离开此地,大英雄则过来抱走了法老,贞德表示“老娘真的好气啊!”两个元帅把自己拉来拉去,没完没了了!

“挚友,你化为女性的目的是为了有个孩子吧,那么,今晚试试?”恩奇都亲了亲吉尔伽美什的额头,说道。吉尔伽美什脸红了起来,没有拒绝恩奇都,嗯了一声。

这个异常一直没有修复,因为从者们习惯了这个吉尔伽美什的存在,她的脾气可比他好多了啊!!!

我的眼中都是你,吉尔伽美什。

你吃饭像某蔡

友军!不要打我!

“master,你好,我是saber,阿尔托利雅.潘德拉贡。”

我喜欢吃饭,吃饭,砍圣杯。”

“music!”

......

master,再来一碗!”